全站搜索
商城分类
  • 译丛系列
    新教著名人物译丛
    历史与思想研究译丛
    基督教经典译丛
    基督教文化译丛
  • 按作者
    侯士庭
    陆可译/路卡杜
    齐宏伟
    朋霍费尔
    [美]尤金·毕德生
    华理克
    力克胡哲
    将佩蓉
    C.S.路易斯
    张文亮
    杨腓力
    刘志雄
    [美]提姆太.凯乐
    庄祖昆
    亨利克劳德
    盖瑞查普曼
    德兰修女
    杨牧谷
    袁大同
    加尔文
    莱尔
    卢云
    洪中夫
  • 圣经丛书
    释  经
    工具书
    天道圣经注释
    摩根解经系列
  • 生命造就
  • 见证传记
  • 福音布道
  • 牧    养
  • 生活教导
    婚恋家庭
    亲子教育
    职场励志
    心灵辅导
  • 青少年读物
  • 神      学
    圣经神学
    实践神学
    系统神学
    护 教 学
  • 信仰与科学
  • 文化历史
  • 灵性文学
  • 装 饰 品
    首饰
    挂饰
    桌饰
    日用/文具
    小挂件
    其他
  • 教会用品
  • 孩童版
  • 成人版
  • 海外图书
溪水边书屋
BYSTREAM.COM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9:30-17:3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1084488348
邮箱:739720716@qq.com
会员登录
登录
产品详情
分享到:
从流浪到归家-脱胎换骨的浪子,经历了什么样的"追寻之旅"? 
溪水边价:
24.84
ISBN: 9787503458088
作者: 蒋烨华
出版社: 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5.3
开本: 32
市场价: 36.0
重量:0.5kg
库存量:
50
购买数量:
产品详情
产品评论(0)
从流浪到归家-内容简介

一个大上海的80后IT小青年,忙碌而又单调的生活让他感到迷茫、抑郁。他虽然自称是一个基督徒,但身上却看不到上帝雕琢的痕迹。他决定出走,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寻找生命中有关真理、自由、真爱的答案。

他一路向西,经过四川、云南、西藏,然后又在喜马拉雅腹地转了个圈,一路行走,遇到很多和自己有相同迷茫的人,他们彼此开导,却最终在黑暗中迷失。直到有一天,在尼泊尔的边境,他遇到一个充满上帝之爱的牧师,他身上散发出光芒。当他靠近光的时候,曾经在黑暗中难以寻见的答案,逐渐地变得清晰。

在果阿的海滩边,他重新定义了“自由”;在仁爱之家,他明白了“真爱”;在新西兰一边打工,一边旅行的生活,更让他将答案变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于是,他决定回家,不再抑郁,不再迷茫,从此坚定地在选择的道路上前行。

从流浪到归家-作者简介

出生于1984年的上海,成长于一个平凡的家庭。

26岁前的人生平淡如无盐的白菜。

直到有一天,一道光芒照进幽暗的内室,

吸引我推开紧闭的心门去看看世界。

于是我追随那道光,翻雪山、涉草地、蹓海滩、穿沙漠,

用口鼻用耳眼用手脚用心灵去体尝世界的美好与辛酸。

就这样走了4年。

如今的我,是一道有荤有素的麻辣烫,

里面的作料,有尼泊尔印度的咖喱,东南亚的香料,新西兰的海鲜;

更多的是爱。

那道温暖的光,给我力量把这爱传递到远方,

化作一道道“麻辣烫”,严严地温暖你。

在路上的我,边走边看,边看边写;

发表在磨房论坛的《南帝北丐》一文,

入围2010—2011年度“远方的精彩”优秀游记,成为年度人气贴;

曾任携程旅行网“合作撰稿人”。

如今的我,是一个神学生,同时积极参与公益项目。

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会坚定地走下去。

从流浪到归家-目录

前言 我的出走

第一部分 寻道之旅

第一站 成都的“沙发客”经历

第二站 泸沽湖边的李三哥

第三站 里格的白衣女子

第四站 迷茫中的游走

第五站 走,去西藏!还是走去西藏?

第六站 拉萨不是终点

第七站 加都凤凰旅舍

第八站 切格瓦拉灵魂附体

第九站 兰毗尼改变我命运的牧师Ⅰ

第十站 兰毗尼改变我命运的牧师Ⅱ

第十一站 我用这样的方式抵达印度

第十二站 阿姆利则:人间的大爱之城

第十三站 我被绑架了!?

第十四站 逃票!玩的就是心跳! .

第十五站 看病记

第十六站 果阿,一生一定要去的地方

第十七站 在列车上遭遇“真爱”

第十八站 加尔各答的生死轮回之爱初体验

第十九站 加尔各答的生死轮回之爱的盛宴

第二十站 大吉岭的最后时光

第二部分 新西兰打工度假

第一站 初夜的尴尬

第二站 劈柴喂马并不浪漫

第三站 打工生活前奏曲

第四站 我成了黑工?

第五站 追债记

第六站 “坟墓”旅舍换宿记

第七站 绝处逢生

第八站 轻伤不下火线的,必欢呼收割

第九站 烟瘾,这次真的戒了!

第十站 平安夜,基督城

第十一站 平安夜不平安

第十二站 朋友,樱桃,猎枪

第十三站 摆地摊卖樱桃,等候新年的钟声

第十四站 与吴非,间隔年论道

第十五站 男人不能说不行——MT.ASPIRING徒步

第十六站 薰衣草,不总是浪漫,我也变了!

第十七站 新的记录——7个半小时顺风车400公里

第十八站 环岛旅行之给力的劳拉

第十九站 环岛旅行之乘风破浪

第二十站 环岛旅行之灯塔之旅

第二十一站 环岛旅行之达尼丁

第二十二站 环岛旅行之走进疯人院

第二十三站 环岛旅行之环游世界的人

第二十四站 环岛旅行之西海岸的旅行

第二十五站 对不起,我不知道拿什么来爱你

第二十六站 苹果包装厂打工生活Ⅰ

第二十七站 苹果包装厂打工生活Ⅱ

第二十八站 最后的告别

从流浪到归家-书摘

前言 我的出走

上小学时,班级里有个同学是左撇子,吃饭写字都是左手。班主任老师对他说:“你要改成右手。”那个同学不理解:“为什么呢?”老师告诉他:“桌子小,你用左手,别人用右手,不就挤在一起了嘛!”同学很聪明,对老师说:“那把我换到右边去,不就碰不到左边的同学了。”老师不耐烦了:“全班只有你一个人头上长角,和大家不一样!”同学不得已,从此改成和大家一样用右手写字。我们的教育好像都是这样,要把每个人都整成一样的才舒服。但上帝对每个人的创造都是特别的,每个人要走的道路也是不同的。

跟那个同学一样,我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人,我父亲每个月都要被老师请去学校协助教育。其实,有点棱角也没有什么,但可惜我小学升初中差一分没有考上区重点;初中升高中又差一分没有考上同一所区重点。这就给了老师话题,“瞧这孩子,要是以前上课听话一点,就不会差这一分了!”这给我父母造成了压力,我也觉得自己要收敛一点。

直到大学落榜后,父母意识到这个孩子将来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不会有大的出息。期望少了,也就不再那么严格了。于是,本来沉寂在血液中的那些不安分因子,又活跃了起来。当时我有一个理想:要去西部,去祖国最需要我的地方。

这个梦想,我一直怀揣了6年,直到2010年3月份,我才背起背包,踏上征途!

不过,支持我去西部的原因已不再是理想,取而代之的是对现实生活的迷茫和对未来生活的恐惧。

我迷茫自己的青春只不过是一个公共模板的拷贝。我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不断沉沦着,其速度堪比蹦极。但蹦极至少还有一根绳子,在你坠入谷底时还能反弹。而我却不知道救赎我的力量在哪里?我曾经追求的“自由”、“真理”、“真爱”,当这一个个普通的词被定义为“高尚的理念”,使得很多人望尘莫及,想都不敢想的时候,我越发迷茫!

迷茫产生恐惧。当周围同龄的朋友开始买房买车,结婚生子,然后告诉我这才是应有的生活,我突然觉得,我不光拷贝了别人的青春,连未来的日子,我都已经看到了。就像站在一把自动扶梯上,所有人都朝同一个方向下行。

我骨子里终于开始本能地反抗,大叫:“我不要!”我想掉头往上,但发现背后已经站满了人,他们用手推挤我的肩膀,并鼓励我:“继续随着人群往下,这才是正道!”这群人中,我最先看到的是我的父亲。

当我告诉父亲要辞职出去旅行,实践间隔年时,父亲愣了两秒钟,然后嘴里蹦出四个字:“不可思议。”

母亲的反应稍微平静一点,她让我去询问上帝:要明白自己的“道路”在哪里。

而朋友们多半认为我是在逃避社会和应当承担的责任。在他们眼中,我是一个每逢节假日就不在上海的背包客,是一个去过中国十几个省的旅行者。这样的生活方式已经很出格,不应该再想着辞掉工作,去更遥远的地方旅行。我跟他们解释说,“间隔年”在西方是很普遍的社会现象,人趁着年轻应该出去走走。以前利用节假日出行的方式只能称为旅游,到此一游而已!而我想更深入地体验不同的生活,走走停停,不着急赶路,不着急拍照,不着急和人说再见。慢慢地走在陌生的街上,跟路过的每一个人说“你好”,蹲下来摸摸大黄狗的脑袋,采一把野花在手里,然后送给跳橡皮筋的孩子们。我希望用心去感受一个地方,直到有天不再陌生。然后再背起行囊,搭上一辆开往远方的巴士,静静地开始下一段旅程。

这些美好的期待,换来的不是朋友们的理解,而是一顶“理想主义”的帽子。他们竟然笑我傻!

无论各界反响如何,最终我还是出走了,医生的一纸病假单宣告了我的自由!

因为心脏不舒服,我去了医院,医生看了检测报告后,草草地在病历卡上写了几行字,并没有开药,只是建议我去找心理医生。要知道医生写字一般人是看不懂的,我拿着病历看了半天都没明白写了什么。于是想,既然我看不懂,那老板应该也看不懂。我拿着病历卡给老板看,指着上面的天书说我得了“忧郁症”,想停薪留职一个月。老板看后一脸的怀疑,那表情好像是说:“如果连你也会得忧郁症,那我们这里的人全都不要活了!”但老板是个好人,并且那段时间我心脏不舒服是真的。于是我以“回老家养病”为由,申请到了一个月的停薪留职。对于停薪留职,出去散散心,父母就没有反对,给予放行了。妈妈帮我整理东西的时候,一直在唠叨:“长这么大了,还让人这么操心。”而我回答:“是你们管得太多了!我不用你们操心。”母亲默然不语,只是把我之前一直吃的心脏药塞进包里。这药一直伴随我走到了新西兰,却再也没有吃过一次。

2010年3月2日,我离开上海飞往成都。开始了这段计划之外的旅行。而这段旅行给我带来的收获,也完全是计划之外的。

上帝如果把一个梦想深埋在人的心底,那一定会给那个人实现梦想所需要的一切!



第五站 走,去西藏!还是走去西藏?



上海兄弟沿着怒江大峡谷一直把车开到了丙中洛,这里是公路的尽头。接下来的路,则是烂到不能再烂的搓板路,只有底盘高的大卡车才能开进去。上海兄弟的车肯定无法再往前开了,他不得不原路返回前往腾冲。他劝我跟他一起走,但我不喜欢走回头路。而且,我之前打听过了,从丙中洛坐一天的大卡车就可以抵达察瓦龙,那里有条路是通察隅的。所以,我想走那条路试一下。

我和上海兄弟拥抱告别,答应回家后好好喝一场,之后便跳上了一辆开往察瓦龙的大卡车。卡车的避震性能实在太差,这一路的搓板路,震得我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比这更糟的是,我从司机口中听说,通往察隅的路被大雪封了!但他告诉我:“从察瓦龙有条路可以走到碧土,到了那里再坐一天的卡车就可以到左贡了!”我一听来了精神,问:“走到碧土?有多远?”司机用手比划了一个六。我心中一阵舒坦,原来才六公里,我以为多可怕呢。但没想到司机慢悠悠地从嘴里吐出:“六……十!”我当时眼前一阵晕眩,再加上卡车颠簸,差点就吐了出来。这可怎么办,难道最终还是要原路返回?西藏就在眼前了,那可是我的一个梦呀!在云南游走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目标,就这么放弃了吗?这可不是我的作风,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梦想的追求!可高原、60公里、负重徒步,真的可以吗?这些现实的困难不得不让我打起了退堂鼓。

梦想和现实之间就是存在这种张力,让人想去追求却又使人迈不开步伐,人常常在这种困境中陷入迷茫。这时我想起了上帝,每次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会去依靠他。慢慢地,就变成“只有在遇到困难”时,我才会去依靠他。无论如何跟上帝祷告吧,让他给我力量能够迈开脚步,继续向前!

到了察瓦龙后,司机给我指了一条路,说:“今晚你就住在前面的村子,明天开始徒步,后天晚上就能到碧土了。”我跟司机大叔告别并感谢他,然后走上了通往西藏的山路。

在村里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了,目的地是30公里外的瓦布村。陆陆续续有村民加入徒步队伍,搞得我们像参加户外俱乐部活动的驴友一样。这条去碧土的线路,前半段和大转梅里雪山的线路一致,所以一路上能看到虔诚的转山藏民,而梅里雪山也一直在视线内。藏民们热心地给我介绍哪座山是卡瓦格博,哪座山是缅茨姆峰。但限于语言障碍,我们能交流的实在不多。

时值三月桃花盛开的季节,沿途的村子里家家户户都种了桃树,此地的怒江江水清澈无比。虽然道路艰辛,迂回曲折,但有这样的美景相伴,倒也值得。只是这等美景却无人能够分享,拿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于是倍感寂寞。正当我一个人在那里自伤自怜的时候,危险却一步步地逼近了我。

危险的来源并不是自然灾害或者野兽,而恰恰是同类——人。刚开始我们一路大概有七、八个人,随着旅途的推进,各自也都到了目的地。后来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要去八一镇采虫草的藏族小伙子了。他们走走停停,对我很是关心,还拿出风干的牦牛肉和青稞酒和我一起分享。

但慢慢地,我发现了一些异样。他们走在前面的时候总用藏语说着什么,眼神不时地向我这边瞟过来,但每次和我眼神接触后,又迅速避开。重复几次后,我起了戒心。趁大家坐在一起休息的时候,我提议给他们拍一张照片,他们当然没有理由拒绝。拍完照片后我迅速地把卡换掉,以防万一相机被抢去后,我还能保存相片。

果然,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我们再次坐下来休息时,其中一个人向我开口了:“小兄弟,你身上有没有盘缠。我们身上的钱不够,到不了八一镇。你借我们一些,到了那里,再还给你!”他们的普通话口音很重,我真的是希望自己听错了。

我告诉他们,现在我身上只有300元现金,余下的钱在卡里,要到了左贡才能取出来。这其实是缓兵之计,先用诱饵稳住他们。因为在这山谷里动手实在对我太不利了,他们身上都带着藏刀。我很害怕,第一次感到自己其实并不勇敢。为了让他们相信我说的话,我把钱夹打开给他们看。他们瞄了一眼后,没有多说什么,又继续低头赶路了。

也许是我刚才给他们拍的照片使他们有了顾忌,也有可能是他们俩没有十足的把握搞定我,总之他们没有动手。但对于我来说,是绝对不能和这样的人走下去了。我故意说自己走不动了,缓缓走在后面,同时寻找金蝉脱壳之计。他们好像也不着急赶路,走走停停,始终把我控制在他们目之所及的范围内。

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我们路过一个小村子,他们两个人依然向前走,我知道在村里躲起来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他们与我隔着一段距离,我完全有机会甩掉他们。这种时刻我已经没有工夫多想,走过一处村民集会地后,我迅速闪身走进人群。然后我找到一个会说汉语的村民,说自己走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我不敢告诉那个村民实情,害怕他会告诉那两个人我的行踪。那个村民很友善,直接把我带回了家,说今晚住他家就可以了。晚上,他邀请我去喝酒,因为独自在外我不敢喝酒,就推说今天太累了,想早点睡觉。他也不再勉强,帮我铺好了地铺,就出去了。这床铺盖应该是这家人最干净的了,但里外看上去油光光的,躺进去后能闻到一股酥油的味道。

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总感觉被子里有跳蚤。早晨我听到那个村民的老婆起床生火了,便赶紧起来,想早点出发。但他们硬要留我吃早饭,等要走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我怕在路上又碰到昨天那两个人,于是干脆再拖晚点,一直等到10点左右才出门。走的时候,那个村民塞了两个青稞饼在我包里,一再嘱咐我要小心,不行就回来再住一晚。我和他挥手,决定坚持走完这最后半程。

可由于出发得太晚了,已经没有其他藏民和我一起徒步。还好山里面没有岔路,偶尔有些村民上山砍柴的小道或是兽道也很容易分辨。有时候在地上还能看到一些前人的脚印,我就跟着这些脚印走。为了给自己壮胆,我还唱起了在教会里听到的赞美诗:“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走过高山深谷,他会伴我同行,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就这么一首接着一首,这些诗歌成了我的安慰和力量,终于带我走出了这片山谷。



第十三站 摆地摊卖樱桃,等候新年的钟声



在2010年最后一天上午,果园老板给我们意外的恩典:有一片樱桃来不及采摘,面临烂掉的危险。与其烂掉还不如当作员工福利送给大家。于是老板下令:四号区的樱桃,任你们处置。我和大非琢磨,怎么处理这笔意外财富呢?吃肯定吃不完,送朋友也没人要,因为我们的朋友大部分都在当地做樱桃工。于是,我们决定摘下来拿去卖,反正任由我们处置,没有说不能卖!

下午,我们在活动区的桌子上设计招牌,大非写的是“-1°C樱桃”。我问为什么起这个名字?答曰:“说明这樱桃很Cool(酷)。”同时我们商量着去哪里销售,克罗姆维尔是肯定不行的,到处都是樱桃园,根本不会有人买。皇后镇人应该很多吧?晚上应该有聚会活动吧?那里应该没有那么多人卖樱桃吧……但是要怎么去呢?这里到皇后镇有40分钟的车程!难道要提着樱桃拦顺风车?我们两人在那边挠头,实在没有办法,我给劳拉打了一个电话。这段时间她也在克罗姆维尔安定了下来,在另一家樱桃包装厂里工作。

电话那头姑娘的声音中气十足:“干吗?”我很扭捏地问她晚上准备去哪里玩。没想到她接口说:“皇后镇啦!”我一听机不可失,连忙答曰:“不会这么巧吧,我们也想去,要不一起吧,分摊油费?”“成交!”电话那头又传来她爽朗的笑声。

下午6点,我们采了4筐樱桃,总计40公斤。

傍晚7点,我们在橙色的夕阳中抵达皇后镇,这个以蹦极、跳伞、滑雪等户外运动而闻名的旅游小镇。抵达小镇后我们先去拜访了劳拉的朋友薇薇安,在她家把樱桃分袋。每袋1公斤,卖5纽刀。

晚上8点半,我们开始沿街叫卖。

8点40分,我们选择了一个人流量大的街口,坐在地上叫卖。但不久后,被保安很礼貌地驱赶,并告诉我们可以去前面的街区,那里不会有人管。这里的城管果然执法文明呀!

8点50分,我们发现了新的落脚点,在一家礼品店的门口。这条街是通往今晚欢庆会场的主干道之一。路过的人很多,但都是看一下就走,没有真正下手买的。

9点,我们开始调整销售策略,在大街上喊“新鲜樱桃,免费品尝”,以吸引过往游客的注意。果然有不少人过来尝樱桃,虽然大部分人吃了还是没买,但确实有些人掏了腰包。我们觉得生意有希望了。

9点半,大客户出现了,是来自福建的阿姨。中国大妈一出口就是讨价还价。

“太贵了,便宜点,我们多买一些。”

“不贵啦,阿姨,我们出来混,不容易!”

“如果这两筐一起买,多少钱?”

“阿姨,我们都是中国人,不骗你,一共卖100纽刀,你去其他超市看看,绝对买不到这么新鲜又便宜的樱桃!”

“100!太贵了!”对方起身要走。

大客户怎么能错过,赶紧叫过来:“阿姨,你觉得多少钱合适!”说的同时,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阿姨看了一下筐子,说“一筐60吧”。我当时也懵了,刚才给她两筐樱桃100,她不买,现在她竟然说一筐60,我下意识地说:“不行。”还是大非机警,急忙拉我到一边小声说:“你傻了呀,她明显被转晕了!”我也回过神来,心想:有道理。转过头去对阿姨装出勉为其难的表情,“那就卖给你一筐吧。”

阿姨利索地掏钱,我们找零。阿姨走后,我们拥抱庆祝,这下来回的油钱算是赚回来了。

这天夜里很多人都喝醉了,有过来捣蛋的,有过来合影的,也有要拥抱我们的。甚至还有人不要樱桃,单纯地捐助我们的。大家都很高兴,等候着新年钟声。我们一直卖到快凌晨才收摊,总计收入120纽刀。这下住宿费、娱乐费全都有了!

“我们一起倒数。”我提议道。大非说摄像机没有磁带了,要回去拿。怎么来得及!我拉着他飞奔去主会场。

“10,9,8……2,1,0!新年快乐!”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拥抱在一起。天空亮起美丽的烟火。来新西兰快两个半月了,我一直处在焦虑、烦恼、不安中,但此时此刻,我第一次欢呼雀跃,2010年的最后一秒钟,我和朋友们在一起,格外喜悦。

大非提议我们应该去酒吧喝两杯,庆祝今晚樱桃大卖。于是,我们去了一家叫“巴巴罗萨”的酒吧。大非拿起相机对着我,问:“新年有什么愿望?”这家伙到哪里都不忘摄像!我对着镜头大叫:“要找一个女朋友。”

大非眼睛一亮,接口说:“我也想找一个。”于是要和我打赌谁先找到。当时他已经计划要回国,容易找对象,而我在新西兰人生地不熟,这样的赌明显对我不利。大非看我有些犹豫,忽悠道:“我回国后去的是北京,不是上海,我对北京也是人生地不熟,咱们是在同一水平线上。”我思考了一下,说赌注由我来定,大非说好。我告诉他:“如果谁输了,就去中国的贫困山区,赞助一个孩子一年的生活费。”大非听后,瞬间对我投来无比敬佩的眼光。于是我们两个男人,拉钩约定。

无论输赢如何,我都很乐意去做这件事情。偏远山区一个孩子一年的生活费,可能只是我们在城市里请朋友吃两顿饭的钱。我们时常在酒桌上铺张浪费,却很少能想到,如果把这些钱用在那些孩子身上,或许能改变他们的一生。

这场爱心赌局很快就有了结果。因为在新年的第三天,大非就遇到了他心仪的姑娘——苏菲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