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商城分类
  • 2018年年品
  • 4折起包邮
  • 译丛系列
    新教著名人物译丛
    历史与思想研究译丛
    基督教经典译丛
    基督教文化译丛
  • 按作者
    侯士庭
    陆可译/路卡杜
    齐宏伟
    朋霍费尔
    [美]尤金·毕德生
    华理克
    力克胡哲
    将佩蓉
    C.S.路易斯
    张文亮
    杨腓力
    刘志雄
    [美]提姆太.凯乐
    庄祖昆
    亨利克劳德
    盖瑞查普曼
    德兰修女
    杨牧谷
    袁大同
    加尔文
    莱尔
    卢云
    洪中夫
  • 圣经丛书
    释  经
    工具书
    天道圣经注释
    摩根解经系列
  • 生命造就
  • 见证传记
  • 福音布道
  • 牧    养
  • 生活教导
    婚恋家庭
    亲子教育
    职场励志
    心灵辅导
  • 青少年读物
  • 神      学
    圣经神学
    实践神学
    系统神学
    护 教 学
  • 信仰与科学
  • 文化历史
  • 灵性文学
  • 装 饰 品
    首饰
    挂饰
    桌饰
    日用/文具
    小挂件
    其他
  • 教会用品
  • 孩童版
  • 成人版
  • 海外图书
溪水边书屋BYSTREAM.COM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9:30-17:3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1084488348
邮箱:739720716@qq.com
会员登录
登录
产品详情
分享到:
做门徒的代价 
溪水边价:
23.50
ISBN: 9787513304009
作者: 朋霍费尔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6-01-01
市场价: 36.0
重量:0.5kg
库存量:
229
购买数量:
产品详情
产品评论(0)


推荐语

1. 二十世纪伟大开拓性的基督教神学家
2. 影响二战后西方思想界的神学著作

为众人背起十字架    用灵魂烧成火把

内容简介


本书是德国基督教神学家朋霍费尔的代表作,表达了他的许多重要的神学观点,对基督徒的生活及可能遇到的问题进行了详尽深刻的指导和辨析,也体现了朋霍费尔作为以身殉道的现代圣徒毕生秉持的信念。

作者简介

迪特里希·朋霍费尔(DietrichBonhoeffer,1906-1945),是20世纪杰出的德国神学家。他的悲情人生和狱中神学,对二战后的基督教神学乃至整个西方产生了广泛影响。他的生死言行,宛如基督教的殉道史,被视为“现代的使徒行传”(R.尼布尔语)。

目  录

前 言    英国奇彻斯特前主教G.K.A.贝尔
朋霍费尔牧师传略    英国奇彻斯特前主教G.莱布霍兹

序 言
第一篇 恩典与做门徒
 第一章 昂贵的恩典
 第二章 对门徒的呼召
 第三章 一心顺从
 第四章 做门徒与十字架
 第五章 做门徒与单个的人
第二篇 登山宝训
 《 马太福音 》第五章:论基督徒生活的“超凡性”
 第六章 八福
 第七章 有形的团体
 第八章 基督的公义
 第九章 兄弟

书  摘

第一篇恩典与做门徒
  第一章 昂贵的恩典
  廉价的恩典是我们教会的死敌。今天,我们正在为昂贵的恩典而奋斗。
  廉价的恩典就像廉价的商品一样在市场上出卖。圣礼、赦罪以及宗教安慰,都被削价销售掉了。恩典被看做是教会取之不尽的宝库,从这里,教会可以用慷慨的手播撒福音,无须询问,也不受限制。恩典是无价的、恩典是不计成本的!我们设想,恩典的实质就是预付的账;而且正因为账已经预付,所以一切都可以白拿。既然预付的钱是无限的,所以使用和花费的可能性也是无限的。如果恩典不是廉价的,那它是什么呢?
  廉价的恩典就是把恩典当做一条教义、一个原则和一种体系。它意味着把对罪的宽恕宣布为一般真理,把对上帝的爱看做是基督教的上帝“概念”。从理智上赞成那一观念,本身就足以使罪得到赦免。人们认为,掌握正确恩典教义的教会,事实上就是恩典的一部分。在这样的教会里,世界为它的罪找到廉价的庇护;无须悔悟,更不必希望真正摆脱罪恶。因此,廉价的恩典意味着否认上帝活生生的道,事实上,就是否认上帝的道成肉身。
  廉价的恩典就是罪人不称义而罪却可以称义。他们说,单靠恩典就能做一切事情,因此,一切都可以原封不动。“为罪所做的一切都不能赎回罪孽。”世人依然我行我素,正如路德所说的,“即使在最好的生活中”,我们仍然是罪人。那么,就让基督徒像世界上其他人那样生活吧,让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按照世人的标准去规范自己,而不要奢望靠恩典去过和罪恶的旧生活完全不同的生活吧。那是狂热派和重洗礼派之类的异端。基督徒必须当心,不要背叛和亵渎上帝白给的、无穷无尽的恩典!基督徒不要努力去过服从耶稣基督的要求的生活,以免建立一个确切意义上的新宗教!世界已经由于恩典而称义。基督徒知道这一点并认真对待它。他知道他不应当反对这种不可缺少的恩典。因此,让他像世界上其余的人一样生活吧!当然,他也愿意去做一些不寻常的事,并且,如果要克服这种创立新宗教的意图,并满足于像世人那样生活,的确需要极大的自我克制。然而,基督徒必须克制自己,实行自制并过与世人不同的生活。他必须使恩典成为真正的恩典,否则,他就会破坏世人对这种自由恩赐的恩典的信仰。让基督徒满足于他的世俗生活,放弃任何高于世人的标准吧。他这样做是为了世界而不是为了恩典。让他心安理得地确信自己已经得到了这种恩典吧——因为单靠恩典就可能做到一切。让基督徒不必追随基督而享受其恩典的安慰吧!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廉价的恩典,这种恩典只是使罪得到称义,而不是使悔罪的罪人离开罪,使罪离开罪人,从而称义。廉价的恩典不是那种使我们摆脱罪的折磨的对罪的赦免。廉价的恩典是我们自己赐予自己的恩典。
  廉价的恩典宣扬的是无须悔罪的赦免,是没有教会约束的洗礼,是没有忏悔的圣餐,是没有亲自忏悔的赦免。廉价的恩典是不以门徒身份为代价的恩典,是没有十字架的恩典,是没有活生生的和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的恩典。
  昂贵的恩典是藏在地下的财富;为了它,人们会愉快地卖掉他所有的一切。它是昂贵的珍珠,商人情愿卖掉他所有的货物来购买它。它是基督的君王般的统治,为了它,人甘愿挖掉使他跌倒的眼睛,它是耶稣基督的呼召,为了它,门徒甘愿舍弃渔网而追随耶稣基督。
  昂贵的恩典是必须日复一日地寻找的福音,是必须寻求的礼物,是人必须叩开的大门。
  这种恩典是昂贵的,因为它呼召我们去追随,它是恩典,因为它呼召我们去追随耶稣基督。它是昂贵的,因为它要人以生命为代价,它是恩典,因为它给人以唯一的真实生命。它是昂贵的,因为它定罪,它是恩典,因为它使罪人称义。最重要的,它之所以是昂贵的,是因为它使上帝付出了自己儿子的生命的代价:“你们是高价买来的”,上帝付出昂贵代价的东西,对我们来说不是一文不值。最重要的,它是恩典,因为上帝并不认为祂的儿子太珍贵,拒绝为我们的生命付出代价,而是把儿子交给我们。昂贵的恩典是上帝道成肉身。
  昂贵的恩典是上帝的圣所;必须提防俗世的污染,不能把它扔给狗。因此它是活生生的道,是上帝的话语,上帝的话语令祂高兴,因而才说出来的。昂贵的恩典临到我们,号召我们追随耶稣,它作为赦免破碎的精神和悔恨的心灵的话语来到我们面前。恩典是昂贵的,因为它强迫人们服从于基督的轭下并追祂;它是恩典,因为耶稣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彼得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场合接受过“追随我”的呼召。那是耶稣对门徒所说的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可1:17;约21:22)。整个一生就在这两次呼召之间。第一次是在革尼撒勒湖边,当时彼得听了耶稣的话,便放弃渔网和手艺跟随了祂。第二次,复活的主发现他重操旧业。这一次也是在革尼撒勒湖边,这一次的呼召仍是:“跟从我。”在这两次呼召之间是他追随基督做门徒的整个一生。在这两次呼召之间,彼得承认耶稣是上帝的基督。彼得在开始、最后以及在该撒利亚腓立比(CaesareaPhilippi)三次听到同样的宣称:基督是他的主和他的上帝。每一次,基督的恩典都呼召他“跟从我”,并在他承认上帝的儿子时向他启示自身。在彼得的道路上,恩典三次吸引他,同样的恩典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宣告。
  这种恩典当然不是自我赐赠的。这是基督自身之恩典,它说服门徒丢下一切来跟随祂,这恩典使他做了在世人看来是最大亵渎的忏悔,它邀请彼得为他曾否认过的主献身,并因此而赦免了他所有的罪。在彼得一生中,恩典和做门徒是不可分割的。他已经得到了昂贵的恩典。
  随着基督教的广泛传播和教会变得更加世俗化,人们对恩典的昂贵性的认识便逐渐淡化了。世界已经基督教化了,恩典也已成为世界共同的财产,可以低价购买它。但是罗马的教会并没有完全丧失早期的远见。教会明智地为修道运动寻求空间,并防止它导致分裂,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在教会的边缘依然保留着早期的远见。在这里,人们仍然记得恩典是有代价的,恩典就意味着追随基督。在这里,他们为了基督而丢弃自己的一切,而且每天努力实行祂严格的诫命。因而,修道主义成了对基督教的世俗化和把恩典降价的活生生的抗议。但是教会明智地容忍了这种抗议,并避免使之发展到符合逻辑的逻辑结论。因此,教会成功地削弱了修道主义,甚至利用它来证明教会自身生活世俗化的合理性。修道主义被认为是一种个人的成就,一般俗人是望尘莫及的。由于把耶稣的诫命仅仅用于有限的一部分人,因此教会就形成致命的双重标准的概念——基督徒顺从的最高标准和最低标准。当教会被指责为过于世俗化时,它总是把修道主义说成是在信徒中过高级生活的可能性,并以此来证明其他人过低级的生活的可能性也是合理的。所以,我们得出悖反的结果:修道主义的任务本来是要在罗马教会中保留原始基督教对昂贵恩典的认识,但却为教会世俗化的生活提供了最后的理由。一般说来,修道主义的致命错误不在于它的严酷性(尽管甚至在修道院里对耶稣的意志的准确内容也有许多误解),而在于它把自己当做少数被拣选者的个人的成就而确立起来,并宣布这是自己特殊的功劳,从而偏离了真正的基督教。
  当宗教改革发生时,上帝的天意让马丁?路德恢复了纯粹和昂贵恩典的福音。路德出身于修道院,是一个修士,所有这一切都是上帝计划的一部分。路德丢弃一切而追随基督,走上绝对服侍祂的道路。他为了过基督徒的生活而放弃世界。他学会了顺从基督及其教会,因为只有顺从的人才能相信。修道的呼召要求路德完全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上帝打破了他的一切希望。祂通过《圣经》向他指出,追随基督并不是少数被拣选者的成就或功德,而是对所有基督徒毫无例外的神圣要求。修道主义把做门徒的谦卑工作变为圣徒的功德活动,并把做门徒的自我舍弃变为“宗教徒”的狂妄的灵性自负。世界悄悄进入修道生活的中心,并且再一次带来浩劫。修道士本来是要逃避世界,结果却用巧妙的方式迷恋世界。由于宗教生活已失去基础,所以路德只有紧紧抓住恩典。就在整个修道世界在祂面前彻底崩溃的时候,他在基督里看到了上帝向他伸出拯救之手。他在信仰中抓住那只手,相信“无论我们过着多么良善的生活,我们所能做的事毕竟都是徒劳的。”恩典(它把自己赐给人)是昂贵的恩典,这种恩典粉碎了他整个的存在。他必须再一次放弃自己的渔网而去跟随祂。第一次追随是在他进入修道院的时候,那时除了虔诚的自我以外,他把一切都抛弃了。这一次甚至连他自己也被拿走了。他服从呼召,不是由于他自己的任何功德,而仅仅是由于上帝的恩典。路德并没有听到“你当然有罪,但是现在一切都已被赦免,因此你可以一如既往地享受赦免的安慰了”。不,路德必须离开修道院回到世界中去,并不是因为世界本身是善良与圣洁的,而是因为,修道院也不过是世界的一部分。
  路德离开修道院回到世界中去,这是早期基督教时代以来世界遭受的最坏的打击。同他回到世界中所做的舍弃相比,他成为修道士所做的舍弃不过是儿戏。现在是正面进攻。追随耶稣的唯一方法是在世界中生活。迄今为止,基督徒的生活一直就是少数优秀分子在特别有利的修道主义条件下的成就;现在,却成了每个生活在世界中的基督徒的义务了。在人的日常生活的职业中都必须完全服从耶稣的诫命。基督徒的生活与世界生活之间的冲突最鲜明地暴露出来。这是基督徒同世界面对面的冲突。
  认为路德重新发现纯粹恩典的福音可以让人普遍免除顺从耶稣的诫命,或者认为宗教改革的伟大发现就是上帝赦免的恩典自动地使世人得到公义和圣洁,这是对他的行动的极大误解。相反,在路德看来,基督徒的属世职业,只有在对世界发出最后的、彻底的抗议时,才是圣洁的。基督徒的属世职业只有表现为跟随耶稣,它才能从福音中得到新的认可和理由。促使路德离开修道院而回到世界中去的,不是罪的称义,而是罪人的称义。他所接受的恩典是昂贵的恩典。它是恩典,因为它是旱地里的水、受苦中的安慰,它摆脱了自己选择的道路的约束,并使他所有的罪都得到赦免。这种恩典是昂贵的,因为它绝不是让人免去善行,而是意味着,他必须比以前更加认真地接受做门徒的呼召。它之所以是恩典,是因为它如此贵重,而它之所以贵重,正因为它是恩典。这就是宗教改革运动的福音的奥秘——罪人得到称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