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商城分类
  • #-2019年年品-#
  • 译丛系列
    新教著名人物译丛
    历史与思想研究译丛
    基督教经典译丛
    基督教文化译丛
  • 按作者
    侯士庭
    陆可译/路卡杜
    齐宏伟
    朋霍费尔
    [美]尤金·毕德生
    华理克
    力克胡哲
    将佩蓉
    C.S.路易斯
    张文亮
    杨腓力
    刘志雄
    [美]提姆太.凯乐
    庄祖昆
    亨利克劳德
    盖瑞查普曼
    德兰修女
    杨牧谷
    袁大同
    加尔文
    莱尔
    卢云
    洪中夫
  • 圣经丛书
    释  经
    工具书
    天道圣经注释
    摩根解经系列
  • 生命造就
  • 见证传记
  • 福音布道
  • 牧    养
  • 生活教导
    婚恋家庭
    亲子教育
    职场励志
    心灵辅导
  • 青少年读物
  • 神      学
    圣经神学
    实践神学
    系统神学
    护 教 学
  • 信仰与科学
  • 文化历史
  • 灵性文学
  • 装 饰 品
    首饰
    挂饰
    桌饰
    日用/文具
    小挂件
    其他
  • 教会用品
  • 孩童版
  • 成人版
  • 2019年年品
溪水边书屋
BYSTREAM.COM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9:30-17:3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1084488348
邮箱:1274618295@qq.com
会员登录
登录
产品详情
分享到:
聆听智者:与C.S.路易斯相伴365日(精装/C.S.路易斯) 
溪水边价:
32.40
ISBN: 9787567528895
作者: [英]C.S.路易斯(C.S.Lewis)
出版社: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5
开本: 32
市场价: 49.8
重量:0.5kg
库存量:
92
购买数量:
产品详情
产品评论(0)
聆听智者:与C.S.路易斯相伴365日-内容简介

C.S.路易斯撰写了《返璞归真》、《魔鬼家书》、《卿卿如晤》、《痛苦的奥秘》、《荣耀之重》等众多脍炙人口的佳作,这些作品帮助读者认识自我、体认真理,直到如今还继续启发着成千上万的人理解信仰的真谛。


《聆听智者:与C.S.路易斯相伴365日》即是精选自路易斯这些风靡世界的作品中的妙言哲语,按日编排,从岁首到年终。读者可与他日日相伴,喜爱他的人定能在他充满智慧的话语里天天受益。

聆听智者:与C.S.路易斯相伴365日-作者简介

C.S.路易斯(Clive Staples Lewis,1898—1963),26岁即在牛津大学教授中世纪文学,1954年被聘为剑桥大学英语文学教授,是20世纪西方基督教最重要的护教家之一。他既著有《返璞归真》、《四种爱》、《魔鬼家书》、《痛苦的奥秘》等神学作品,也有《裸颜》、《纳尼亚传奇》七部曲、《太空》三部曲(《沉寂的星球》、《皮尔兰德拉星》和《黑暗之劫》)等文学著作,吸引了众多的读者。


除了以上所说的书籍之外,C.S.路易斯的著作还有《卿卿如晤》、《给孩子们的信》、《荣耀之重》、《人之废》、《切今之事》、《文艺评论的实验》、《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研究》和《聆听智者》等书。


如果希望更多认识C.S.路易斯,推荐阅读C.S.路易斯的灵程自传《天路回程》;您也可以阅读艾伦·雅各布斯的《纳尼亚人:C.S.路易斯的生活与想象》。

聆听智者:与C.S.路易斯相伴365日-目录

序言(何光沪)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聆听智者:与C.S.路易斯相伴365日-书摘

人生在世,都追求一个“好”字——吃、穿要好,住、用要好;学习要好,工作要好;爱人要好,家庭要好;身体要好,事业要好;国家要好,社会要好……

然而,最要紧的是:“自我要好”!

因为,前面那些东西的好,首先要在“自我”看来好,目的是让“自我”变得好;那些东西的好,要靠好的“自我’’去判断,要靠好的“自我”去争取,要靠好的“自我”去欣赏。

我不说最要紧的是要“人好”,因为这么说时,我们常常会想要“别人”变好,而不是想要“自己”变好。可是,每一个“自我”都不好,哪里又有“人好”呢?别人能变好,自己又为何不能呢?

也可以说最要紧的是“为人要好”——设想你有一位邻居腰缠万贯、身强力壮、上下亨通、事业兴旺……人间“好事,,他都占尽,可是那人却坏,为人“不好”,你和众人会作何等想法?即便是想要他那些好东西,也不想变成那个人罢?

然而,人又不是生来就会“为人”,“自我”不是生来就“好”的。所以,即令是主张“人之初,性本善”的《三字经》,也立即作了一连串修正——~陛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而“教’’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与人交往,所以“昔孟母,择邻处”。因为她知道,我们大家也知道:长期与怎样的人相伴,就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那么,本书邀请你与他“相伴一年”的这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会给你怎样的影响呢?

有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的书都可以告诉你:这个人是一个成就非凡的学者、多才多艺的作家、热情洋溢的演说家;作为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教授和研究员,他的几十卷著作包括已成学术经典的英国文学史研究、中古文学和文艺复兴研究、隐喻研究和批评理论,还包括抒情诗、叙事诗、系列科幻小说、多卷本儿童文学;他的系列电台演说、连载报刊文章、无数的散文杂论和“通俗神学”著作,不但鼓舞了当年正面对纳粹德国似乎要横扫世界的凶焰的千百万军人和普通人,而且激励了如今正面对这个世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苦难的千百万“怀疑者”或“悲观者”。他的作品曾以每年200万册的速度销售,而且在他死后几十年间仍然以多种方式不断再版,至于以他的生活或他的事业为题材的各类著作,其数量则早已超过了他自己的著作。①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不知道路易斯,就像在中国不知道鲁迅。总之,这个人是一个早已誉满全球的天才,尽管中国大陆对他几乎没有介绍②。

至于他“会给你怎样的影响”这个问题,我想我要这样回答你:他会教你如何去追求那个“好”——那个“最要紧的”、人生最大和最终的“好”——自我的好,为人的好!换言之,假如你真的与他“相伴一年”,你这个人会变得更好! 如果说,读书如同与人相伴,那么,一来因为书太多,相伴者太多,就都成了点头之交、泛泛之交,对人生毫无助益,所以必须选择;二来因为书太滥,相伴者不好,反而易交“损友”上当受骗,对人生贻害无穷,所以也必须选择。

选择读C.S.路易斯③,真的是选择了一位难得的良师,一位诚挚的益友!说的:“大多数的人,如果真正学会了深入洞察自己的内心,就会发现他们确实想要的东西,强烈渴望的东西,乃是某种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得到的东西。”①

艰难地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我前面所说的诸般的“好”,尤其是“自我”的“好”,其实也属于这一类东西,即使是三千个C.S.路易斯,也无法给予我们!所以,所谓自我的“好”,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与他相伴,同行那天路旅程。

这本小书把c.s.路易斯诸多著作中的精彩片断,精选合刊,分成365段,可供读者每,日与他相伴,真可谓匠心独运,使人天天受益。为此,我们都应该感谢编者和出版者,包括为国人引介这位好旅伴的中国出版者倪为国。

前六个月的段落,由我的女儿何可人译出;后六个月的段落,由我的博士研究生汪咏梅译出。我曾期望,她们由此书的翻译而有心灵的收益。译完之后,她们都向我证实,她们的确受益匪浅。由于她们的辛劳,使更多的人,首先是我受益,我们更应该向她们致谢。

由于两位译者翻译之时,适逢外出求学,事务繁多,未及按计划互校;又由于出版时问拖延已久,老友倪为国为了不负朋友嘱托,不让读者久等,限时交稿,所以,只得由我妻高师宁匆匆校改了前六个月段落的译文,我们也应该向她致谢。

我应为国之请写此序言之时,参阅了余也鲁先生为《返璞归真》所写的序,尤其是参考了汪咏梅女士写的课程论文Joy:A Signpost,Or The Road和她从加拿大维真学院(Re—gent College)带回的许多英文复印资料,我应该向二位致谢。

但是,我相信,所有参与此项工作的人,都会感谢C.S.路易斯,因为与他相伴是如此愉快,因为他用他的天赋和生命,给我们创作了这么好的东西,更因为他教给了我们如何更好地思考世界和人生。

因此,我不得不信服他的这句话:“以天作为你的目标,你也会得到其中的地。”①

2006年2月

于中国人民大学宜园

文摘

药物,而非食物

在我看来,平等和衣服所处的地位相同——平等是人类堕落的结果,也是对人类堕落的补救。我们已经到了平等主义的阶段,想沿着我们来时的台阶走回去、在政治层面重新引入古老的权威,这方面的一切尝试在我看来都像脱掉衣服一样愚蠢。纳粹分子和裸体主义者犯的是同样的错误。然而,真正活着的是仍在我们每个人衣服之下的赤裸的身体,我们真正关心的是那个仍然活着、并且(很妥善地)隐藏在平等的公民权利和义务这一表象背后的等级制的世界。

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一点也不是在贬低这种平等主义构想的价值,它是我们防范相互凶残的唯一手段。一切有关废除成年男子选举权或“已婚妇女权力法”的提议,我都强烈反对。尽管如此,平等所发挥的作用是纯粹保护性的,它是药物,而不是食物。把所有人都当作仿佛属于同一类型来看待(有意识地无视观察到的事实),我们就可以避免无数的罪恶。

选自“作为肢体” (《荣耀的重负》)

新观点

基督教宣称每个人都会永远活下去,这句话不是对就是错。倘若我只能活七十岁,有很多事就不值得我去操心。可是,倘若我永远活下去,那我最好认真地考虑考虑。我的坏脾气或嫉妒心也许会慢慢地变得越来越严重,这一变化过程是如此地缓慢,在七十年内发展得也不会太显著,但是,若是在一万年之内,那就可能绝对是地狱了。实际上,如果基督教说的对,用地狱来描述我未来的状态是再准确不过了。人的不朽还带来了另外一个差别,这个差别逐渐地与极权主义和民主之间的差别关联起来。倘若一个人只能活七十岁,那么一个可能会存在一千年的国家、民族或文明就比个人重要。但是,如果基督教说的对,个人就不但更重要,而且是无与伦比地重要,因为他会永存,与他相比,一个国家或文明的寿命只是一瞬间。

选自《返璞归真》

何谓“爱”

“爱”(charity)这个词现在的意思仅仅相当于过去所谓的“施舍”,即周济穷人,这个词原来的意思要广泛得多。(你可以看到这个词的现代意义是怎么演变来的。如果一个人有“爱”,周济穷人是他最显而易见的一桩善举,于是逐渐地人们就把它当成好像是“爱”的全部含义。同样,“押韵”是诗歌中最显而易见的特色,于是逐渐地“诗歌”这个词就只表示押韵,不再表示别的。)“爱”(charity)指的是“基督教意义上的爱”。这种意义上的爱不是指感情,不表示情感状态,而表示一种意愿状态,即我们天生对自己怀有,也必须学会对别人怀有的那种意愿。

选自《返璞归真》

爱的法则

爱的法则对我们来说非常简单,那就是,不要浪费时间去想自己是否“爱”邻人,只管去行动,仿佛自己真的“爱”邻人似的。一旦这样做,我们就会发现一个伟大的秘密:仿佛带着一颗爱心去行动,你很快就会爱上这个人;伤害一个你讨厌的人,你会发现自己越发讨厌他;以善报恶,你会发现自己不那么讨厌他。有一点确实例外。如果你以善报恶不是为了取悦上帝、遵守爱的律法,而是为了向他表明你多么宽宏大量,让他欠下你的人情,然后坐等他的“感激”,你很可能会失望。(人都不是傻瓜,是炫耀还是照顾,他们一眼就能看得出。)但是,无论何时我们向另一个自我行善,不为别的,只因为它是另一个自我,(像我们一样)由上帝所造,我们希望它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就像希望我们自己幸福一样,那时,我们就已经学会多爱它一点,至少少讨厌它一点了。

选自《返璞归真》

悲伤与思考悲伤

路易斯哀悼妻子乔伊的去世:

我写的这些简短的日记反映了我现在的心理状态不正常吗?我曾经读过这样一句话:“我因为牙痛彻夜未眠,但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一直在想自己的牙痛、自己的不眠。”实际生活就是这样。可以这么说,每一桩痛苦中都有一部分是痛苦的影子或反映。事实上,你不仅痛苦,还得不断地想着自己痛苦这一事实。我不仅在悲伤中度过每一个漫长的日子,而且每天都在想着自己每天在悲伤中度日。

选自《卿卿如晤》

最新的记忆突然袭来

路易斯哀悼妻子乔伊的去世: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悲伤与害怕如此地相像。我不害怕,但那种感觉就像害怕:胃里面同样翻腾,同样焦躁不安,打呵欠,不停地咽唾沫。

而在另外一些时候,那种感觉又像是微醉,或是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一种无形的屏障隔在世界与我之间,我发现任何人说的话我都很难领会,也许是很难想去领会,那些话是如此地无聊乏味。但我想要别人在我身边,我害怕屋子里空荡荡的时刻,他们若只是彼此说话,不和我说话多好。

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时刻,心中某个东西竭力安慰我:我实际上根本不是如此地在意,不是太在意。爱不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我在遇见H.之前很快乐,我现在也有很多所谓的“消遣”。这些事情别人都可以熬过去,来吧,我也不会做得太差。人羞于听见这个声音,但有那么一阵,这声音似乎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理由。紧接着,一阵清晰的记忆突然袭来,所有这一切“常识”都像炉口的蚂蚁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选自《卿卿如晤》

独入孤境

路易斯哀悼妻子乔伊的去世:

“一体”是有限度的,你不可能真正地分担别人的软弱、恐惧或痛苦。你可能感觉不好,也许想象着与对方的感觉一样不好(但若有谁真的声称自己的感觉与对方一样不好,我不会相信他),但二者之间仍有很大的差别。当我谈到恐惧时,我指的是纯粹动物性的恐惧,有机体从自己面临的毁灭面前的那种退缩,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被捕的老鼠的那种感受。这种恐惧是无法转移的。思想上可以有同感,身体上的同感却要少。从一个角度说,相爱的人在身体上最没有同感,因为他们整个的相爱历程已经将他们培养成彼此之间只有互补的、相关的,甚至相反的情感,而不是相同的情感。

我们俩都认识到了这点。我有我的痛苦,没有她的痛苦;她有她的痛苦,没有我的痛苦。她的痛苦的结束将是我的痛苦的成熟,我们开始踏上不同的征程。这个冷酷的事实,这条可怕的交通规则(女士,您右边请;先生,您左边请)正是分离的开始,这分离就是死亡本身。

我想,这种分离等待着所有人。我一直认为自己和H.被活生生地分开特别地不幸,但所有相爱的人可能都如此。她曾经对我说:“即便我们俩在同一刻死去,像现在我们肩并肩地躺在这里这样,那和你现在如此害怕的分离一样,同样是分离。”当然,她当时知道的并不比我现在知道的多,但当时她已临近去世,死神近在咫尺。她以前常常引用“独入孤境”这句话,她说死亡的感觉就是如此。死亡绝对不可能是另一番感觉!将我们带到一起的正是时间、空间和身体。我们通过电话线相互交流,剪断一根线,或同时剪断两根线,不管怎样,交谈必须结束,不是吗?

选自《卿卿如晤》

哀悼

路易斯哀悼妻子乔伊的去世:

我应该多想想H.,少想想自己。

对,听起来很不错,但有一个潜在的困难。我几乎一直在想她,想到H.在世时实际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本人的话语、表情、笑声和动作,然而选择和组合这些东西的却是我自己的头脑。她去世后不到一个月,我已经能感觉到有一个过程在慢慢地、暗暗地开始,它要把我心里所想的H.越来越变成一个想象中的女人。毫无疑问,这种想象是以事实为基础,我不会加入任何虚构的东西(或者说,我希望我不会)。然而对H.的这种印象难道不是必然会越来越具有我自己的色彩吗?现实已经不在那里,不能来制止我,让我突然停下。真正的H.过去常常出其不意地这样做,她完全是她自己,而不是我。

婚姻赐予我的最宝贵的礼物就是这种不断的冲击,它来自某个非常亲密熟悉的东西,而这个东西自始至终都明确地是一位他者,是反抗性的,简言之,是真实的。所有这一切工作都要终止吗?我仍然称作H.的那一切都要沉回去,与我过去单身时的幻想无甚差异吗?这太可怕了!噢,亲爱的,亲爱的,再回来片刻,把那个可悲的幻象赶走。噢,上帝,上帝,如果这个造物注定要爬回——被吸回——到壳中去,你为何要费如此大的气力把它从壳中赶出来?

选自《卿卿如晤》

何谓“爱”

“爱”(charity)这个词现在的意思仅仅相当于过去所谓的“施舍”,即周济穷人,这个词原来的意思要广泛得多。(你可以看到这个词的现代意义是怎么演变来的。如果一个人有“爱”,周济穷人是他最显而易见的一桩善举,于是逐渐地人们就把它当成好像是“爱”的全部含义。同样,“押韵”是诗歌中最显而易见的特色,于是逐渐地“诗歌”这个词就只表示押韵,不再表示别的。)“爱”(charity)指的是“基督教意义上的爱”。这种意义上的爱不是指感情,不表示情感状态,而表示一种意愿状态,即我们天生对自己怀有,也必须学会对别人怀有的那种意愿。

选自《返璞归真》

爱的法则

爱的法则对我们来说非常简单,那就是,不要浪费时间去想自己是否“爱”邻人,只管去行动,仿佛自己真的“爱”邻人似的。一旦这样做,我们就会发现一个伟大的秘密:仿佛带着一颗爱心去行动,你很快就会爱上这个人;伤害一个你讨厌的人,你会发现自己越发讨厌他;以善报恶,你会发现自己不那么讨厌他。有一点确实例外。如果你以善报恶不是为了取悦上帝、遵守爱的律法,而是为了向他表明你多么宽宏大量,让他欠下你的人情,然后坐等他的“感激”,你很可能会失望。(人都不是傻瓜,是炫耀还是照顾,他们一眼就能看得出。)但是,无论何时我们向另一个自我行善,不为别的,只因为它是另一个自我,(像我们一样)由上帝所造,我们希望它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就像希望我们自己幸福一样,那时,我们就已经学会多爱它一点,至少少讨厌它一点了。

选自《返璞归真》